《百字令·秋光今夜》清代文学家厉鹗,原文翻译赏析

日期:2020-07-12 14:40:29 作者:guest 浏览: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

《百字令·秋光彻夜》是清代文学家厉鹗创作的一首词。此词上片从听觉方面写搭船夜过七里滩时的景致,重点在刚动身时的思绪、举措和见闻;下片从视觉方面写月夜下七里滩的美景,由近而远,展现了一幅“桐江夜月图”。全词清英俊逸,景象不俗,宛如画境,以写景为主,又融入对古代高士的崇拜之情和超然物外、情景神会的怪异感觉。

百字令1·秋光彻夜

月夜过七里滩2,光景奇绝。歌此调,几令众山皆响。

秋光彻夜,向桐江3,为写昔时高躅4。风露皆非人世有,自坐船头吹竹5。万籁生山6,一星在水7,鹤梦疑重续8。挐音遥去9,西岩渔父初宿10。

心忆汐社沉埋11,清狂不见12,使我形容独。寂寂冷萤三四点13,穿破前湾茅屋。林净藏烟,峰危限月14,帆影摇空绿15。随风飘荡,白云还卧深谷16。

文句注释

百字令:词牌名,又名“念奴娇”等,双调,一百字,上下片各四仄韵,一韵到底。

七里滩:又称“七里濑”、“七里泷”,在浙江省桐庐县严陵山西边,两岸群峰峭立,绵延七里而水流湍急。

桐江:也称“桐庐江”,即钱塘江流经浙江省桐庐县的一段。

昔时高躅(zhú):昔时高人严光隐居的遗踪。严光,字子陵,东汉会稽余姚人。与刘秀同学,刘秀称帝,他更名隐居。后刘秀召他入京,授谏议医生,不受,归隐富春山。后世把他居游、垂钓之地名为严陵滩、严陵山、严陵钓台(亦称西台),均在桐江岸边。躅,足迹。

吹竹:吹竹笛。

万籁(lài):各类秋声。

一星在水:星月反照在水里。严光曾被指为客星夜侵帝座。

鹤梦:驾鹤羽化的梦。陆游《秋夜》:“露浓惊鹤梦,月冷伴蛩愁。”

挐(ráo)音:船桨拨水的声音。挐,通‘‘挠”,船桨。《庄子·渔父》:“方将杖挐而引其船。”

西岩渔父初宿:化用柳宗元《渔翁》中“渔翁夜傍西岩宿 句。

汐(xī)社沉埋:文天祥被杀后八年(1290年),谢翱与吴思齐、冯柱芳等登西台大哭遥祭,并把他们诗酒聚首之所称为“汐社”,取期晚而信之意。谢翱死后,被吴思齐等人葬在钓台。

清狂:放肆放任不羁的意思。

萤:即萤火虫。

峰危限月:峰高遮月。

帆影摇空绿:化用南朝乐府民歌《西洲曲》中“卷帘天自高,海水摇空绿 句。

白云远卧深谷:南齐时,陶弘景答齐高帝诏说:“山中何所有?岭上多白云。只可自怡悦,不胜持赠君。”后以白云象征隐士的高风。

口语译文

在一个月夜度过七里滩,见到的风景景致奇异无比。我吟诵此词,声音差不多传遍各山。

彻夜秋月的光,正洒向桐江。像专为晖映严光高隐的足迹。风光夜露都不是人世所有,我独坐船头演奏竹笛。无数秋声发生于群山,星月反照在水中,我思疑又在驾鹤羽化的梦里。远处传来了船桨划水声,那是渔翁傍着西岩方才歇宿。

心中回想谢翱被葬在这里,从那以后再不见狂放不羁的人,使我感触孤傲。流萤静静地闪着三四点寒光,穿过了前湾的茅屋。清净的林中藏着烟雾,山峰高得遮住了月,帆影摇晃在反照翠峰的绿水里。我搭船跟着流水飘荡,远处的白云静卧深谷。

文学赏析

此词上片专从听觉感觉方面写搭船夜过七里滩时的景致。词人重点写刚动身时的思绪、举措和见闻。“秋光彻夜,向桐江,为写昔时高躅。”这三句交接了夜渡的原因:为了追寻古代崇高隐士足迹。可是,旧事千年,夜静天黑,时间、情况变革,奇迹看不见了。“风露皆非人世有,自坐船头吹竹。”风光奇绝,恍如连风露也纷歧般,词人不由情动于中,提箫演奏。接着,词人笔锋一转,集中写吹箫的音响效果:“万籁生山,一星在水,鹤梦疑重续。”箫声飞扬于夹岸连山之中,引发各类自然声籁,在山中处处泛起。天上星光,水中也反映着星光,天水相映,万籁齐鸣,甚至把睡着的鹤也惊醒了。“孥音遥去,西岩渔父初宿。”在词人所搭船四周,突然传来船桨拨水的响声,原来是夜渔的白叟,已经收网回去,停船宿夜了。夜已深这层意思,自然表达出来。上片在描写上,突出人物、山水、自然界对声音的感觉。以听觉感觉来写夜行船的履历,使读者体会到黑夜的情况特点,同时又表示了月上之前词人就急于过七里滩的急迫心情。这也为下片集中写月夜下的视觉感觉做了很好的过渡。从词人火急搭船,船头吹箫的举动,也体现了他愉悦、调和的情绪。

下片专从视觉感觉方面写月夜下七里滩的美景。过片先以怀古引出,遥与上片“昔时高躅”呼应:“心忆汐社沉埋,清狂不见,使我形容独。”“独”字,点明了联想汗青时的自身感觉。由于“独”,无人扳谈,只好诉诸视觉。接着便集中眼中所见的桐江两岸,山水景物。最吸引视觉的,在暗中中莫如亮光了:“寂寂冷萤三四点,穿过前湾茅屋。”萤光虽小,但在黑夜中是勾当的亮点,陪衬出两岸村子的沉寂。夜深人静,所见只有自然界的山水了。“林净藏烟,峰危限月,帆影摇空绿。”林木娟秀,烟霭阵阵;山峰挺拔,月亮也被盖住。江上白帆,出没在与碧空一色的江水上。词人的眼光,从近而远。先写近岸的萤光、茅屋、树林,再写高处的山峰、月亮,最后写远处的帆影波光,逐层伸延,如开展一卷桐江夜月图,使山河胜景,由近而远展现在读者面前。最后再收回视线,“随风飘荡,白云还卧深谷。”白云在深谷中舒卷,既是词人所见,也是词人的寓意。只有象白云那样自由从容,才气体味大自然的夸姣。

全词清英俊逸,景象不俗,宛如画境,以写景为主,很精良地体现了夜游的特点,所描绘的景致则突出了娟秀幽雅的韵味,给人一种秀雅的审美情趣,同时又融入对古代高士的崇拜之情和超然物外、情景神会的怪异感觉。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