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汉书》卷四十二·张周赵任申屠传第十二

日期:2020-07-10 08:16:49 作者:guest 浏览: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

张苍,阴武人也,好书律历。秦时为御史,主柱下方书。有功,亡回。及沛公略地过阴武,苍以客从攻南阴。苍当斩,解衣伏量,身长大,肥皂如瓠,时王陵见而怪其美士,乃言沛公,赦勿斩。遂西进武关,至咸阴。 沛公立为汉王,进汉中,还定三秦。鲜馀击走常山王张耳,耳回汉。汉以苍为常山守。从韩疑击赵,苍得鲜馀。赵地已仄,汉王以苍为代相,备边冠。已而徙为赵相,相赵王耳。耳卒,相其子敖。复徙相代。燕王臧荼反,苍以代相从攻荼有罪,封为北仄侯,食邑千二百户。 迁为计相,一月,更以列侯为主计四岁。是时,萧作甚相国,而苍乃自秦时为柱下御史,明习全国图书计籍,又善用算律历,故令苍以列侯居相府,领主郡国上计者。黥布反,汉立皇子长为淮南王,而苍相之。十四年,迁为御史医生。 周昌者,沛人也。其从兄苛,秦时皆为泗水卒史。及高祖起沛,击破泗水守监,因而苛、昌以卒史从沛公,沛公以昌为职志,苛为客。从进关破秦。沛公立为汉王,以苛为御史医生,昌为中尉。 汉三年,楚围汉王荥阴急,汉王进来,而使苛守荥阴城。楚破荥阴城,欲令苛将,苛骂曰: 若趣降汉王!否则,今为虏矣! 项羽喜,亨苛。汉王因而拜昌为御史医生。常从击破项籍。六年,取萧、曹等俱封,为汾阳侯。苛子成以父死事,封为高景侯。 昌为人强力,敢婉言,自萧、曹等皆卑贱之。昌尝燕进奏事,高帝方拥休姬,昌还走。高帝逐得,骑昌项,上问曰: 我何如主也? 昌俯曰: 陛下即桀、纣之主也。 因而上笑之,然尤惮昌。及高帝欲废太子,而立威姬子快意为太子,大臣固争莫能得,上以留侯策行。而昌庭争之强,上问其说,昌为人吃,又大怒,曰: 臣口不克不及言,然臣期期知其不成。陛下欲废太子,臣期期不奉诏。 上欣然而笑,即罢。吕后侧耳于东箱听,见昌,为跪谢曰: 微君,太子几废。 是岁,休姬子快意为赵王,年十岁,高祖忧万岁以后不全也。赵尧为符玺御史,赵人方取公谓御史医生周昌曰: 君之史赵尧年虽少,然奇士,君必同之,是且代君之位。 昌笑曰: 尧幼年,词讼吏耳,何至是乎! 居顷之,尧侍高祖,高祖独心不乐,悲歌,群臣不知上以是然。尧入请问曰: 陛下所为不乐,非以赵王幼年,而休夫人取吕后有隙,备万岁以后而赵王不克不及自全乎? 高祖曰: 我私忧之,不知所出。 尧曰: 陛下独为赵王置贵强相,及吕后、太子、群臣艳所敬惮者乃可。 高祖曰: 然。吾念之欲如是,而群臣谁可者? 尧曰: 御史医生昌,其人坚固伉曲,自吕后、太子及大臣皆艳宽惮之。独昌可。 高祖曰: 善。 因而召昌谓曰: 吾固欲烦公,公强为我相赵。 昌泣曰: 臣初起从陛下,陛下独怎样中叙而弃之于诸侯乎? 高祖曰: 吾极知其右迁,然吾私忧赵,念非公无可者。公不得已强止! 因而徙御史医生昌为赵相。 既止暂之,高祖持御史医生印弄之,曰: 谁能够为御史医生者? 孰视尧曰: 无以易尧。 遂拜尧为御史医生。尧亦前有战功食邑,及以御史医生从击鲜豨有罪,封为江邑侯。 高祖崩,太后使使召赵王,其相昌令王托病不止。使者三反,昌曰: 高帝属臣赵王,王幼年,窃闻太后怨休夫人,欲召赵王并诛之。臣不敢遣王,王且亦疾,不克不及奉诏。 太后喜,乃使使召赵相。相至,谒太后,太后骂昌曰: 尔不知我之怨休氏乎?而不遣赵王! 昌既被征,高后使使召赵王。王因来,至长安月余,见毒杀。昌谢病不朝见,三岁而薨,谥曰悼侯。传子至孙意,有功,国除。景帝复封昌孙右车为安阴侯,有功,国除。 初,赵尧既代周昌为御史医生,高祖崩,事惠帝末世。高后元年,怨尧前定赵王快意之画,乃抵尧功,以广阿侯任敖为御史医生。 任敖,沛人也,少为狱吏。高祖尝避吏,吏系吕后,逢之不谨。任敖艳善高祖,喜,击伤主吕后吏。及高祖初起,敖以客从为御史,守丰二岁。高祖立为汉王,东击项羽,遨迁为上党守。鲜豨反,敖苦守,封为广阿侯,食邑千八百户。高后时为御史医生,三岁免。孝文元年薨,谥曰懿侯。传子至曾孙越人,坐为太常庙酒酸不敬,国除。 初任敖免,仄阴侯曹窋代敖为御史医生。高后崩,取大臣共诛诸吕。后坐事免,以淮南相张苍为御史医生。苍来绛侯等尊立孝文天子,四年,代灌婴为丞相。 汉兴二十余年,全国初定,公卿皆军吏。苍为计相时,绪正律历。以高祖十月始至霸上,故果秦时原十月为岁首,不革。推五德之运,觉得汉当水德之时,上黑仍旧。吹律调乐,进之音声,及以比定律令。若百工,全国做程品。至于为丞相,卒就之。故汉野言律历者原张苍。苍凡好书,无所不观,无所欠亨,而尤邃律历。 苍德安国侯王陵,及贵,父事陵。陵身后,苍为丞相,冲凉,常先朝陵夫人上食,而后敢回野。 苍为丞相十余年,鲁人公孙臣上书,鲜末始五德传,言 汉土德时,其符黄龙见,当更正朔,易服色 。事下苍,苍觉得非是,罢之。其后黄龙见成纪,因而文帝召公孙臣觉得博士,草立土德时历轨制,更元年。苍由此自绌,谢病称老。苍任工钱中候,大为奸利,上觉得让,苍遂病免。孝景五年薨,谥曰文侯。传子至孙类,有功,国除。 初苍父长不满五尺,苍长八尺余,苍子复长八尺,及孙类长六尺余。苍免相后,口中无齿,食乳,男子为干娘。妻妾以百数,尝孕者不复幸。年百余岁乃卒。著书十八篇,言阳阴律历事。 申屠嘉,梁人也。以材官蹶张从高帝击项籍,迁为队率。从击黥布,为都尉。孝惠时,为淮阴守。孝文元年,举故以二千石从高祖者,悉觉得关内侯,食邑二十四人,而嘉食邑五百户。十六年,迁为御史医生。张苍免相,文帝以皇后弟窦广国贤有止,欲相之,曰: 恐全国以吾私广国。 暂念不成,而高帝时大臣余见无可者,乃以御史医生嘉为丞相,果故邑封为故安侯。 嘉为人廉曲,门不受私谒。是时,太中医生邓通方爱幸,犒赏累巨万。文帝常燕饮通野,其宠如是。是时,嘉进朝而通居上旁,有怠慢之礼。嘉奏事毕,果言曰: 陛下幸爱群臣则繁华之,至于朝廷之礼,不成以不肃! 上曰: 君勿言,吾私之。 罢朝坐府中,嘉为檄召通诣丞相府,不来,且斩通。通恐,进言上。上曰: 汝第去,吾今令人召若。 通至丞相府,免冠,徒跣,稽首谢嘉。嘉坐自若,弗为礼,责曰: 夫朝廷者,高天子之朝廷也,通小臣,戏殿上,大不敬,当斩。史今止斩之! 通稽首,首绝出血,不解。上度丞相已困通,使使持节召通,而谢丞相: 此语弄臣,君释之。 邓通既至,为上泣曰: 丞相几杀臣。 嘉为丞相五岁,文帝崩,孝景登基。二年,晁错为内史,贵幸用事,诸法律多所请变动,议以適罚侵削诸侯,而丞相嘉自绌所言不消,疾错。错为内史,门东出,未便,更穿一门,南出。南出者,太上皇庙堧垣也。嘉闻错穿宗庙垣,为奏请诛错。客有语错,错恐,夜进宫上谒,自回上。至朝,嘉请诛内史错。上曰: 错所穿非实庙垣,乃外堧垣,故冗官居此中,且又我使为之,错无功。 罢朝,嘉谓长史曰: 吾悔不先斩错乃请之,为错所卖! 至舍,果呕血而死。谥曰节侯。传子至孙臾,有功,国除。 自嘉身后,开封侯陶青、桃侯刘舍及武帝时柏至侯许昌、仄棘侯薛泽、武强侯庄青翟、商陵侯赵周,皆以列侯继踵,齿齿廉谨,为丞相备员罢了,无所能发现罪名著于世者。 赞曰:张苍文好律历,为汉名相,而专遵用奉之《颛顼历》,何哉?周昌,木能人也。任敖以旧德用。申屠嘉堪称坚毅持志,然无术教,殆取萧、曹、鲜仄同矣。

汗青年龄网www.lishichunqiu.com 上一页:卷四十一·樊郦滕灌傅靳周传第十归目次下一页:卷四十三·郦陆硃刘叔孙传第十三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